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 > 历史 > > 正文

毛泽东说的“不是用大炮打得进去的”是指什么东西?

上传时间:2015-12-11 16:13  来源:十万个为什么  手机版
    为了保证党的中心任务的顺利实现,七届三中全会着重讨论和确定了党在现阶段所应采取的战略策略方针。新中国成立几个月来,社会经济的重新改组和支援战争的巨大开支,暂时给社会带来很重的负担,许多人对现状产生不满。民族资产阶级为稳定物价后的市场萧条而惶惶不安,有的甚至怀疑共产党的政策变了,要提前消灭资本主义、实行社会主义。不少资本家遣散职工,关厂歇店;少数人弃厂出走,或将资金转移香港。失业工人、失业知识分子和一部分手工业者对人民政府也有怨言。在大部分农村,由于没有实行土地改革,又要征收公粮,农民也有意见。这是社会关系出现紧张的一方面情况。
毛泽东说的“不是用大炮打得进去的”是指什么东西?
    另一方面,在打击不法投机资本的斗争中,党内一部分干部对利用和限制资本主义的政策缺乏正确认识,主张乘胜挤垮资产阶级,早日实现社会主义。有人提出今天的斗争对象,主要是资产阶级;国营经济要无限制地发展,越发展,越要排挤私营经济。对统一战线,有人说,革命胜利了,民主党派“任务已尽”,“可有可无”。对知识分子,有的地方和部门用粗暴的方法对待思想问题。在民族工作中,不顾客观条件急于在少数民族地区实行民主改革的现象也有发生。这些“左”的偏向,导致统一战线中各阶级、阶层及民族之间的关系出现紧张情况,妨碍团结全国人民去实现当前的中心任务,引起党中央的高度重视。
 
    1950年6月6日,即七届三中全会召开的当天,毛泽东发表讲话,对《为争取国家财政经济状况的基本好转而斗争》的书面报告作说明。他着重阐述了报告所依据的战略策略思想,指出:我们当前的总方针,就是肃清国民党残余、特务、土匪,推翻地主阶级,解放台湾、西藏,跟帝国主义斗争到底。在即将开始的推翻整个地主阶级的土地改革中,我们的敌人是够大够多的。面对这样复杂的斗争,我们现在跟民族资产阶级的关系搞得很紧张,工人、农民、小手工业者和知识分子中都有一部分人不满意我们。为了孤立和打击当前的敌人,就要把人民中间不满意我们的人变成拥护我们。因此,“我们不要四面出击。”他解释说,四面出击,全国紧张,很不好。我们绝不可以树敌太多,必须在一个方面有所让步,有所缓和,集中力量向另一个方面进攻。我们一定要做好工作,使工人、农民、小手工业者都拥护我们,使民族资产阶级和知识分子中的绝大多数人不反对我们。这样,帝国主义、地主阶级、国民党反动派及其残余等几方面的敌人就在我国人民中间孤立了。
    毛泽东具体指出:我们要使工厂开工,解决工人失业问题。实行土地改革、剿匪反霸,使广大农民拥护我们,并要给小手工业者找出路,维持他们的生活。对民族资产阶级,要通过合理调整工商业,调整税收,改善同他们的关系,不要搞得太紧张。对知识分子,要使用他们,同时对他们进行教育和改造,但是不要过于性急,观念形态的东西,不是用大炮打得进去的,要用10年到15年的时间来做这个工作。全党都要认真地、谨慎地做好统一战线工作,要主动地去团结各界民主人士。各界人民代表会议要放手发扬民主,广开言路,不要怕别人讲话。少数民族地区的社会改革,必须谨慎对待,条件不成熟,不能进行改革。要帮助少数民族训练他们自己的干部,团结少数民族的广大群众。
    “不要四面出击”的战略策略方针,是党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形势下,对国内和统一战线内部的阶级关系进行新的分析的基础上提出的。它不仅体现了党历来“打击主要敌人,争取最大多数同盟者”的策略,更反映了党在执政之初的一个重要战略思想,即革命在全国的胜利,不可避免地给社会带来冲击和阵痛,党和人民政府的任何重要举措,都不可进行太猛,步伐过快,宁可慎重缓进,以便稳步地达到既定目的。会前,毛泽东在4月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强调说:我们是一个大党,策略上要特别注意。尤其是我们现在胜利了,要巩固胜利,更要注意,要反对“左”的思想和“左”的做法。同时,他在给中共上海市委书记陈毅的一封电报中指出:“目前处在转变的紧张时期,力争使此种转变进行得好一些,不应当破坏的事物,力争不要破坏,或破坏得少一些”,“把握了这一点,就可以减少阻力,就有了主动权。”
    七届三中全会明确反对党内有人认为“可以提早消灭资本主义实行社会主义”的“左”的倾向。毛泽东指出:“这种思想是错误的,是不适合我们国家的情况的。”“民族资产阶级将来是要消灭的,但是现在要把他们团结在我们身边,不要把他们推开。”党对民族资产阶级的政策,仍然是又团结又斗争,以团结为主;是节制资本而不是挤走资本、消灭资本。
    七届三中全会是中国共产党在新中国成立后召开的第一次中央全会。这次会议反映了党刚刚执掌全国政权时,对慎重处理社会转变时期的社会矛盾保持了高度的清醒,并相应制定了稳健的发展战略。这对于统一全党思想,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社会力量,争取国家财经状况的根本好转,进而实现国民经济的全面恢复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